绍氏博醴

性感老博主,在线烤红薯,若问怎么卖,一个两毛五

博晴现paro,悄悄跑来找晴明玩的博雅和内心小雀跃的晴明w

就顺便……在此纪念一下光棍了三年的高中生活◡ ヽ(`Д´)ノ ┻━┻

这个傻fufu的梗来自于老家在过七夕的时候,会做好多小巧果编成一串给小孩子玩w
“晴明你身上这是……”
“刚才有个女孩子给我的,说是唐国七夕的风俗呢。”
“你这是被当成小孩子了吧!”
“偶尔这样也挺好呀,一起吃吗?”
“吧唧吧唧……再来一个!”

第一次发同人炒鸡紧张……嘿大家好这里是醴酱!萌了博晴一年多终于交上了党费,图是俄罗斯套娃梗,没有画出那种欢乐的感觉还请见谅呀orz
总之!总之能遇到这么好的一对cp和这么棒的你们是非常高兴的事.@/////@

这本书!我要吹爆这本书!里面专门开了一章来讲他们两个啊暴风哭泣ヽ(;▽;)ノp5那里换行,我第一眼看到的是“我也一生都将是你的”激动到脑袋嗡的一下w
书里对阴阳师讲的很详细,干货满满,总之吐血推荐哇!

记下一个有些阴郁,却给了我莫名安详的梦。如果有空就画成短篇。梦里我的设定是个外国小姑娘,也许还不到十岁,性格活泼跑的飞快。有个哥哥,看不清脸,只记得大概十七八,有着乱糟糟的黑头发,对我很好。
我们要杀掉自己的父亲。
原因有些模糊,似乎是他杀掉了母亲,但是没人相信,如果我们不先动手,迟早也会死掉。
梦境的颜色灰暗沉重,我们坐在阁楼里,家里明明很富裕的样子,哥哥却睡在那种地方。倾斜的天花板,晦暗的蓝色被褥,床头放着桔子汁——那是梦里唯一鲜亮的色彩。两个孩子喝桔子汁,把铁棍藏在床下,女孩一本正经的说一定,我们一定要杀掉父亲。
那种天真的冷血根本无法准确描述,像是小孩子在背着手背诗,诗句从口中掉出来砸在地上变成了污血。
可是啊,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梦里白亮的天光,哥哥叉着腰对我笑,心中安然充实,好像有了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似的。
情景快进到家中举行宴会,父亲西装革履迎接宾客,露出假惺惺的笑容。
我站在门外,哥哥走过来蹲下,他穿着不和气氛的帽衫和牛仔裤,依旧笑嘻嘻的,伸出手指着父亲:快,过去把父亲叫过来。
我在跑过去时听见两个男人窃窃私语:“真可怜……连她的父亲……都认错……”
梦境的最后,视野颠倒,我看到了我的红球鞋和牛仔裤,视线边缘有红色蔓延,而父亲从一身西服变为了屠夫装扮。
虽然没看见,但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的脑袋被砍下来了。
其实,梦里的每个人都深不可测,一脸天真地跑向恶魔的小姑娘,轻易杀掉至亲之人的伪绅士,以及笑着让妹妹去送死的哥哥,那是梦里唯一看不清脸的人。



现在想想,为什么那个小姑娘就这么听哥哥的话呢?是因为全世界只剩这一个人肯对她好了吗?最后送上妹妹的渣画人设,委实表现不出妹妹的切开黑见谅啦( ̄O ̄;)至于哥哥?他【我】可【想】没【偷】有【个】脸【懒】呀